专访胡军:期待另一部《蓝宇》 黄晓明也不容易(图)

来源:搜同网 时间:2016-01-22 06:30:06 编辑:半彤

专访胡军:期待另一部《蓝宇》 黄晓明也不容易(图)

胡军

  “我现在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父母老矣,家庭负担,很容易掉进一种情绪里,知道这不对,但还是会掉进去”,刚刚结束拍摄的胡军下意识地揉着太阳穴,眉毛拧成一个囧字,“男人在四十岁间,是很不容易快乐的阶段,怎么能无所顾忌地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是门学问”。

  按说胡军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拍过大片,演过豪杰,衣食无忧,儿女双全,发际线没后退,啤酒肚未凸出,T恤下的肌肉依旧紧绷……可接受采访时,他说“怀念从前”,怀念在戏剧舞台肆意挥洒的二十岁,怀念演《蓝宇》痛苦和突破双收的三十岁。“那时胆子大,啥都敢往嘴里扔,就算吃不出味道,也都能吸收。”“如今,理性了,分析了,开始咀嚼了,年轻时的冲动也就在这反刍里慢慢消退。其实不是社会磨练你,是你在磨练你自己”。

  这一反刍,40岁的胡军,困惑了……

  《原野》,10年后少了霸气

  胡军最近推掉很多戏,应人艺的征召,和徐帆、濮存昕等一起参演纪念曹禺先生诞辰100周年推出的《原野》。这是离开话剧舞台10年后,他第一次站在熟悉的排练场里。而10年前,让他离开的,正是《原野》。

  中戏87级毕业的胡军,曾以为话剧是自己唯一的归宿,“每天骑自行车去剧场排戏,一个月领160块钱,根本不管周围人挣多少钱,只觉得自己单位最牛逼”。哪怕跑了一年半的龙套,穷到要和六个人分吃面包,一站在舞台上,他就是霸主,“我有种大无畏的劲头,不管结果是好是坏,只要在舞台上撒欢过瘾,这样反而反映很好,大家公认十年前我胡军是个很好的舞台演员”。

  之后就遇到了那部先锋版的《原野》,“那时候大家都在追求一种荒诞派、一种不定性,往往扔掉根本玩花哨,这一玩花哨,舞台精神就不存在了,所有的舞台元素都背道而驰”。马桶里拿可乐,屋里挂满电视剧,黑洞洞的小剧场,还没看清人影就听见台词——“黑,好黑呀,好黑的世界呀!”演员在台上不知道演什么,观众在台下不知道看什么,“这种拧巴的趋势让我当时很困惑,与其让自己困惑下去,还不如离开,2000年以后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舞台”。

  再次站在戏剧排练场,胡军坦白自己曾担心不适应,“欣慰的是,虽然长时间没有真正活跃在舞台,经过这几天走戏,觉得还行,一回来还是很快就能适应,就像十年没摸篮球还能三步上篮儿一样,哎,没忘!”当然在排练过程当中有忘台词、删减、舞台调度等各种问题,他都在磨合中,更主要的是他会想很多,“我从这个戏走,又因为这个戏回来,有很多的疑问,我会开始想舞台效果、舞台形象,开始想象或者预测观众的反应,这都是以前没有的。”四十岁的胡军,那种对舞台大无畏的劲头少了,“其实唯我独尊的霸气里有一种很冲动、很激情的精神,台上需要这种精神,但如果全都充斥这种精神也不对。现在,推动我在舞台上的表演,不仅仅是一份20岁的荷尔蒙,更是40岁的理性和成熟。”

  电影,还期待一部《蓝宇》

  胡军投身影视圈已有十年多了,尽管戏剧锤炼出胡军混不论的演技,“罗锅儿、小偷、贼、傻子、疯子,你演什么这舞台都归你”,可他演得最多、给观众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英雄硬汉,《天龙八部》的萧峰,《赤壁》的赵云,《十月围城》里的大反派“阎孝国”,也是个尽心职守以死报国的硬骨头,好不容易在《机器侠》里为好朋友刘镇伟突破一下,就被人批评怎么拍这样的戏,“玩儿一趟嘛,我还没完全撒开呢,如果不是当时家里还有一些没处理好的烦心事,我还能撒得更开。有什么了不起?拍完这个电影就完了毁了,胡军以后这演员不能用了,不至于嘛!”

  找来的片子不少,真正看得上的很不多,“剧本看一眼就扔了,都大同小异没什么太大意思。我觉得没兴趣就不要去干这件事情,又没到不得不去拍的地步”。最近唯一让他觉得“有点意思”的是《我的唐朝兄弟》,“我记得一个女记者告诉我说她看了那么多电影,《我的唐朝兄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好看,就是跟别的都不一样,我说这就对了!这就是我们拍这个电影的目的。”他遗憾的是对后期的宣发没有提太多意见,最终电影票房并不是特别理想。

  “电影方面,给我印象最深刻、也是影响我最深刻的还是《蓝宇》,虽然这篇已经翻过去了,但是对于我自身而言,大家认识我,特别是让电影圈知道胡军是个好演员的还是《蓝宇》,它对我的帮助最大。”想当年,当1米85的胡军晃晃悠悠地走进KTV时,关锦鹏一眼就看中他是《蓝宇》里的“捍东”,因为第一直觉能照顾人的人。真正开始演起来,这个大二时曾把尾随自己并表白的男人痛打一顿扭送公安局的纯爷们儿,都开机一星期了,看刘烨的眼神还没找到感觉;一场“捍东”在机场打电话看到一人掠过大喊“蓝宇!”的戏,拍了20多次,把备用胶片都用光了,这可远比赤体裸身、同性激情戏更加考验胡军,因为直接挑战的是演员信心!然而熬过去就雨过天晴,“拍完《蓝宇》,其他所有电影在我这儿都游刃有余”。

  四十岁的胡军,懂得宁缺毋滥,更知道欲速则不达,“我当然希望还能碰见一部像《蓝宇》这样的戏,这样的角色,但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拍戏是一种缘分,演员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着急,慢慢来。”

  父子,羡慕父亲的快乐

  “人都是越大越不容易满足,可父亲却越老越容易满足。我特别特别羡慕他的,就是他活着太快乐了,而且很容易让自己快乐。他喜欢古玩,只要他觉得好看的东西,哪怕明知道是假的,他也买,他说因为看着就舒心”。

  胡军眼里的父亲,曾经可不是这样慈眉善目。胡军父亲是以《我爱这蓝色的海洋》红遍大江南北的著名歌唱家胡宝善,军人出身,家教严格,为了让胡军小时候练小提琴,可以把他锁在厕所里练习一天;吃饭时如果胆敢抢在长辈头里吃,父亲会一把飞筷扔来砸破胡军脑袋,“特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非常狠”,胡军“控诉”道。当胡军成年时,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就更加微妙,有一阵子单独面对面坐着都觉得尴尬,“二十岁时,我对我父亲属于很较劲的状态,那时候比较叛逆,觉得父亲说话比较啰嗦,根本不懂我们,你走过的路我绝对不走什么之类的; 三十岁到了社会上,知道一些艰辛,反过头想父亲当年其实是种叮嘱,是担心,开始觉得他说话有道理;如今四十岁了,我会开始拿自己和父亲比较”。

  一比较境界立判:喜欢古玩的父亲有一次拿一块刚淘的老表给胡军看,胡军掂了掂,不错,挺沉,多少钱?父亲嘿嘿一笑,不到一千块,胡军一听就傻了,这牌子这质量,少说一两万,父亲答曰:“假的”。“我说你买什么假货啊,他告诉我,好玩儿!他就这样的人,他知道真假,他收藏不是为了给人炫耀,只是因为喜欢这东西,看着赏心悦目,他为了看着高兴宁肯买假货,这境界,太不一样了。”

  “要知道男人在四十岁的时候真是很不容易快乐的阶段,像我,现在上有老下有小,父母老矣,家庭负担,很容易掉进一种情绪里,在这个时候如何让自己无所顾忌地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是门学问”。那就向父亲学习吧?胡军摇摇头,“父母只是给了你血肉,灵魂是你自己的,所以父辈是父辈,我辈是我辈,父亲的乐和,我没法儿学!”

1 2 3小提示:支持键盘← →翻页查看更多 胡军 专访 相关文章 上一篇:美男星弗兰科登上同性恋杂志封面:如果我是Gay(图)
下一篇:男人健身诀窍:6招助你保持肌肉(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