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天空升起美丽“彩虹”--走近山东男同性恋群体

来源:搜同网 时间:2016-01-22 18:26:06 编辑:幻桃

   “你怎样看待男同性恋群体?”
    15日下午,媒体同行小艺被临场邀请发言。当天下午至昨天中午,“山东彩虹工作组”在济南一家宾馆举行了“社区健康培训与艾滋病干预网络启动会议”。
    “在见到大家之前,我对男同性恋很不理解。同事对我说,‘幸亏你去采访男同,要是采访女同,大家真不放心’。”小艺直言不讳。20多位男同性恋者坦然听讲,有人还露出微笑。
    “同事甚至说,是否要给我配个保镖。”一个同性恋者笑着接过话:“那样的话,保镖可就危险了。”包括小艺在内,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
    这样的情景,外人是难以想像的。就在宾馆门外,小艺所在单位的男司机枯坐在车里。他不敢进入酒店,和很多人一样,他担心男同性恋者心理变态,会打人。


   关键词:“彩虹”旗下
    去年9月份,“山东彩虹小组”成立。这是一个由男同性恋者组成的民间组织,目标是“以健康与认同为主题,保证同志人群的生命健康、促进同志文化健康”,并增强自我认同和社会认同。
    “彩虹”为同性恋群体与社会之间架起了一座桥。如果没有这次会议,以采访的身份介入任何一次同性恋聚会都是困难的。15日下午,来自山东各地的20多名男同性恋者却对记者表示“欢迎和感谢”。
    进入泉城广场附近的一家酒店,大堂里有此次会议的指示牌。找到会议室时,正是中间休息时段,简朴的会议室略显拥挤。有人在抽烟,有人在喝茶,气氛轻松。还有一些人围在东北角的长桌旁,排队抽血。作为志愿者,他们必须定期接受艾滋病检查,以防感染。
    会议室里挂着“彩虹”旗,这是同性恋者自己设计的标志。男同志的年龄都不到30岁,他们在旗下合影,做出或灿烂或活泼的笑脸。会议材料中,除了日程和工作章程,还有一个安全套,一本《朋友通讯》——国内有名的同性恋杂志。


   关键词:自我认同
    “不一样的生活,也有一样的精彩。”“济南彩虹”的负责人KK(化名)这样评价同性恋人群的生存状态。
    要想“精彩”,首先得做到自我认同。“我也曾想过改变自己的男同身份。当我和女友在一起的时候,或者家里催促我们结婚时,这种想法就会涌起。”聊城26岁的男同蓝狐(化名)这样诉说自己曾经的困扰。
    然而蓝狐发现,他不可能成为一名异性恋者。“我认为我天生就是这样。”从小,他就对男性有特别的好感。目前,蓝狐在西安有个同性爱人。他们一年只能见两次,主要是在“五一”、“十一”期间。每次去西安,他会对家人和同事解释为“外出旅游”。
    淄博的男同XW(化名)说,同性恋群体里也有坏人,给人带来伤害。有人偷、抢同性恋者,也有人玩弄同性的感情。异性恋之间的一切爱情故事,在同性之间完全会翻版上演。自我认同度高的男同,在感情方面会更加负责。


   关键词:妈妈的“男儿媳”
    负责现场抽血的济南市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研究所主管医师杨慧和她的同事阮师漫被KK要求回答一个问题:“假设你们发现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你们会怎么办?”回答一致:很难接受。KK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本来看到专家们支持‘彩虹小组’,感觉前景光明。听到这个回答,心又凉了。”专家们解释,对同性恋群体表示理解,是基于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不接受自己的孩子成为同性恋,是出于母亲的本能,“因为同性恋毕竟不是主流群体,他们的生存比较艰难”。
    XW很让同伴们羡慕。他说:“谁的妈妈想不开,就让她去找我妈妈。”这个27岁的男同,早在4年前就将男同身份公开了,只有少数年龄大的亲属不知情。当时,他喝醉了酒。远在湖南的妈妈在电话里问:“找女朋友了没有啊?”XW说:“找了,是个男的。”在确认不是玩笑后,妈妈说:“那也没什么,只要你开心就好。”
    “妈妈很伟大,我打电话会情不自禁地说‘妈妈,我爱你’。”XW很感激母亲。这个只有高中学历的母亲,对独生子从小就像对待朋友一样。不过,XW也打听到,妈妈的内心其实很痛苦。只是,她接受了现实。
    5月份,母亲要来淄博看XW和他的同性爱人。平时,XW和他住在一起。“在家里,我是老公,他是老婆;外出时,我是哥哥,他是弟弟。”两人之间也会发生争吵。“老婆”会向XW的妈妈告状。妈妈就会两头调和,甚至给“老婆”出主意:“不行就咬他。”
    今年情人节,XW给“老婆”买了鲜花,对方送给他一盒巧克力。他盘算着,和“老婆”过一辈子,将来,再生一个试管婴儿。


   关键词:艾滋病男“同志”
    XW的幸运很难被复制。面对社会的压力,男同的感情结局多数不会圆满。有人无奈结婚生子,有人选择独身,有人还闹自杀。还有更绝的,一些女同和男同“互帮互助”,凑成一对结婚,过上几年再离婚,倒也能骗过家人和朋友。
    社会的挤压,必然给同性恋者带来很大痛苦。有一段时间,男同群体甚至被看作艾滋病的高危人群。“没有高危人群,只有高危行为。”无论专家,还是男同,都极力传达这样一个观点。事实上,只要积极进行预防,艾滋病也可以远离男同。
    大玮(化名)是一个感染艾滋病的男同。去年8月8日,在查出艾滋病并退学近一年后,他在中央电视台公开了这两个身份。受“彩虹”邀请,这个23岁的甘肃男孩也来到了济南。目前,他到处现身说法,同时为男同和艾滋病争取社会空间,并宣传预防艾滋病的知识。
    对于他的到来,男同们很热情。大玮说,这些人就像兄弟一样。就餐时,他们和大玮围坐一桌,有说有笑。对于防艾,这些男同志愿者有充足的知识,他们把无端的恐惧都抛弃了。


   关键词:宽容
    按照“彩虹”的计划,下一步要通过“同伴教育”和“外展服务”,来进行防艾宣传和帮助工作。这也让一些志愿者感到疑惑:“是不是应该首先争取社会的认可?不然,现在做的这些防艾工作有什么用呢?”
    “彩虹”另一位负责人XX(化名)说,只有男同群体自身做出有益于社会的工作,树立良好形象,才有资本谋求社会认可。专家们则呼吁,社会需要清醒认识到,防艾是每一个人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帮助同性恋者,就是帮助自己。
    显然,同性恋者们表现出了对社会的极大理解,并开始付诸行动。他们,在有限的天空里,为自己升起美丽的“彩虹”。他们,在等待社会还以理智而又真诚的宽容。  

查看更多 山东 相关文章 上一篇:香港同志不可在英领馆完婚(图)
下一篇:英俊同志情侣 成为大连彩虹活动的形象大事

相关推荐